松子不幸的一生

松子不幸的一生更新至3集

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

  • 内山理名 要润 小池荣子 铃木惠美 小柳友 
  • Masahiro Sakai 

    更新至3集

  • 剧情 爱情 日本剧 日本 

    日本 

    日语 

  • 2006 

央视播的台剧天地有情的片头曲的日语原版叫什么,该曲在电影松子不幸的一生中也有

     松子并不是一个拥有高度自觉性的女人,她对生命的热情来源于本身的直觉而非感悟。她渴望爱人也被人爱,渴望身边的世界能一团和气。小时候是父亲和妹妹,工作了是同事和学生,之后是男人们。她用尽心机让对方高兴、希望能让一切麻烦消失,更希望人们能主动将麻烦跳过,换取快乐的人生。最明显的例子是她承认盗窃只是因为她想快点结束这一切,好去洗一个澡。       我们只有这一次的人生,要么幸福,要么平庸,要么一败涂地。松子的一生,其实是最后一个。无论松子多么热情地生活,多么无畏地投入爱情——其实这种热情和无畏更多时候是一种逃避 ——这样的人生也是我们不想要的。所以我们其实是不歌颂松子的。我们歌颂的她的精神,其实恰恰是松子能够活下去的,最具韧力的理由。之所以说她那种向上的精神是一种逃避,是因为她一个人无法生活下去。她选择了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去爱,去付出,哪怕是伤痕累累也好,都不曾后退,皆因那是她能给自己所找的、关于这个世界美好一面的理由。          世界对松子是毫不热情、甚至是冷酷的,但是松子作为人的本能是要活下去。社会和群体、甚至家庭不给她融入的缝隙,她便自己去制造缝隙,去爱一个人吧,总比孤独一个好,吵架和打斗也比一个人发霉的好。松子的一生并没有崇高的理想、没有任何地方需要她活下去并且活得勇敢。但是千疮百孔的爱情可以。松子的每一个男人都处于社会的中下层(潦倒的尚未发迹的才华作家、才华不甚高的有妇之夫、忠厚老实却缺乏深情的理发店老板、小混混学生),性格有着明显的缺陷(脾气暴躁、背叛妻子、愚鲁、莽撞),都是一般女人所不会接近的,然而他们却构成了松子每次渡过难关时唯一的最重要的理由。她暗示自己,自己活下去不为自己,而是那个她深爱的人。是那些男人,让她每次在觉得人生完结的时候,继续找到了呼吸的理由。      就算到最后她成为了一个邋遢、发臭的猪一样的女人,她仍然能被清秀的少年偶像所激发起生命的热情,并且像一个初恋的少女般写下热烈的情信——虽然无非是自己一生的介绍,这是松子每次恋爱都会重复的事情,信任一个人,就告诉他自己的全部。不知是幸是不幸,这样毫无光彩的生命却赋予了这样光彩的爱人的本领,她对生命的热情是与生俱来的,也许她并不理解,但是她的性格却帮助她好好地活了下去。       被嫌弃的松子,这样的女子如果真的生活在你身边,也许她就是你的女友,也许你也不会像电影的阿笙那般,想见她一面。她性格中的确埋藏中让人难以忍受的因子(不经大脑的思考、盲目的生存、乃至毫无保留的偶尔神经质的爱),她的光亮是要在旁观她一生之后才能感觉到的。不,或者,如果你瞥见过她的眼泪,她也许不是我所想的,那么对生命不自觉。在她看见父亲留下的日记的时刻,在她回到家乡与年幼阿笙相见的时刻、在她面对那条和家乡一样的河流痛哭的时刻,我有理由相信,那一刻的她,清醒、冷静、而且无比尖锐地看见了自己身上发生的悲剧。只是她已经习惯了拿鬼脸、哄人开心的鬼脸去面对这个世界,于是我们就罔顾了她的努力让人开心,而是记住了这个女子的怪异。           我们都热爱童年,童年时候镶着金边,我们幻想以后的人生是那么的舒展。当影片最后,每一个处于自己世界的人都唱起那首共同的歌曲时——“伸出双臂,踮起脚尖,就能够够到蓝色的天空……大伙们,再见了,明天再见吧……肚子饿了快回家吧”——哭成催泪弹也不可惜。拉着父母的衫尾不需要自己照顾自己是多久以前的事了?像叮当里的伙伴们那样玩耍是多久以前的事了?生命不能倒着播放,孩子不一定成长为万众瞩目的人物,保护一个人不受生命的伤害和侵蚀,是父母都做不到的事,如果你有想守护的人,请好好陪伴在她身旁,还请上天赐与她、坚韧的自我保护的性格。



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影评 500字

搜了一下人为何会自卑,第一次看到有人说松子的一生就是自卑的一生,讨好的一生。看了小说与电影。感觉松子是努力的一生,却也是没有成长的一生。同样的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犯,没有反省,没有成长。都说一个人只有经历磨难才会成长,我想一个人只有经历真正客观的思考才能成长吧